皮皮夏 发表于 2016-07-29
作者:池玉寒
字数:327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3章

  在王家每天饭来张口衣来伸手,我连床都不下,肉棒一直都插在姐姐的小穴
里,每天饭什么的都有姐夫送来,排泄则通过古时的马桶,当然也是姐夫来倒了。
因为每次我都是内射加上堵住了子宫口,精液累积在姐姐的子宫里,小腹肉眼可
见的鼓胀起来,像是几个月身孕一样。就这样过了连续几天的淫靡日常,姐姐不
得不求饶,原本鲜嫩的肉穴被几天不停的肏干,已经红肿了起来,我只好暂时放
过姐姐,让她休息休息。

  姐姐不能接受我的临幸,我把目光放到了姐夫后妈李馨月的身上。

  一个34岁,正值女人最好年华的熟妇,我自然不想放过。

  我考虑了很久才决定了如何做。

  首先,我在王远和李馨月的记忆里改成王远一直性能力不行(我同样精神阉
割了他),一直觉得很亏欠李馨月。再见识到我肏姐姐表现出的性能力后,王远
觉得我才是能给李馨月幸福的人。同样在王白玉和李馨月的记忆里加入顺从一家
之主的概念。

  当晚,我扶着被我肏到骚穴红肿的姐姐一起和他们共进晚餐,在吃完后,王
远突然跪倒在我面前。

  「这是干什么啊?王叔」我假惺惺的说到。

  王白玉和李馨月则惊呆了。

  「小周啊,王叔求你个事。」王远恳求的道。

  「王叔,有事就说,能帮一定帮」我虽然如此说,却没有伸手扶起王远,一
个首富跪在我面前,让我很是受用。

  「我在性上一直不能满足你李姨,我很对不起她,这么多年都没有让她体会
到女人的快乐,直到这几天,你和晓梅不停歇的交配,我能看到馨月眼里的渴求
(我加入的假记忆),我希望你能让她满足。」王远哆嗦着说出这些话。同样有
这些记忆的李馨月满脸羞红,但是眼神里带着渴望的望着我,而王白玉则因为被
我大肆的削减存在没有发言的权利。

  「这可不行,李姨又不是我什么人,我可不能肏她。」我缓慢,语带深意的
说到。接下来,王远也说出了我设计好的话语。「小周啊,这样,我和你李姨离
婚,我所有的财产都是她的,嗯白玉监督权也是她的,然后,小周你和馨月结婚,
财产就都是你的。」说完,王远有些紧张,通过财产来利诱我和李馨月结婚是他
的底牌了,不成功就没有办法了。我当然不会拒绝,故作考虑一番,「我答应你
了,签财产合同吧」

  王远拿出准备好的离婚协议书,还有财产协议书,将自己所有的财产交割给
李馨月,然后李馨月又将财产转到我名下。一番折腾,我成功的就王家财产掌握
手中。没有想到的是,王远竟然取出了婚姻所的民政大章,将我和李馨月口头的
关系,变成了既定法律夫妻关系。

  完成财产更迭的我立刻变脸「王叔,现在这个家跟你没有丝毫关系,你可以
走了」

  王远唯唯诺诺,却没有办法反驳。

  「老公,王远好歹是我以前的丈夫,就留下他吧,而且王远可以替你管理公
司」已经自动将自己带入新身份的李馨月依偎到我怀里求情道。

  「是的,我可以帮你管公司」抓住一根稻草的王远大声说。

  「好吧,我答应你能留下,以后家里的所有杂务都交给你了」我说道「谢谢
老板」王远说到。已经默认自己身份了吗。我暗暗的道。

  解决了王远问题,自然轮到王白玉了。我志得意满的看向王白玉,当了我几
天姐夫,现在我直接当你爸爸。

  「白玉,叫爸爸」李馨月严肃的说。

  「八。……」王白玉不清楚的嘟囔道。一个原本和自己同辈的人变成了自己
都父辈,他有些接受不了。

  「你是不想承认我这个爸爸吗,那么我就把你干出家门。」我恐吓道果然富
二代都离不开家里的支持,一听我要他出家门,王白玉立刻跪倒在我面前大叫道
「爸爸,我错了,爸爸……」

  我算是满意了他的态度,又转向姐姐,如今我名义上的儿媳。

  「晓梅儿媳」我色眯眯的道「公公」姐姐娇媚的回应我,眼神里带着如水般
的情意。

  没有想到,几天时间,我就成了偌大王家的实际一家之主,我不由的感叹。

  「既然是我老婆,现在该伺候老公了」我向李馨月淫笑道。

  横抱起李馨月走向原本她和王远的爱巢,如今属于我的淫窝。

  在被我修改记忆后的李馨月没有反抗的意思,反而更为主动的挑拨我的性欲。

  「老公,要戴套吗?」

  「带什么套,我可是最喜欢内射的,难道王远都是戴套的?」

  「恩,王远不想生二胎,怕和白玉争家产。」

  「呵,没有想到你这个女人,竟然在某种意义上很纯洁,我可不会带什么套,
我要你从今以后,子宫里天天都要有我的精液。」我大发豪言。

  「恩,好羞人,」馨月娇羞的回应。

  我和馨月很快就在床上坦诚相见,虽然白日里穿着衣服的馨月就表露出了姣
好身材,但此时全身裸露,我才发现,其实身材更好。

  我慢慢的抚摸着馨月,雪白如雪,滑如凝脂的肌肤,慢慢的攀上不弱姐姐的
d罩杯丰乳。

  因为李馨月的记忆有对我肉棒的渴望,现在不过是被我爱抚了一会,她就浑
身颤抖,双腿大大的张开,双手掰开已经湿润流水的肉穴。「好老公,不要再玩
了,快点肏我。」满是渴望的哀求我。

  我自然不会拒绝这样的请求,扶着坚硬的肉棒,慢慢的插入这个人妻熟妇的
湿哒哒的骚穴。

  「啊,……好满……好大……大肉棒进来了。」馨月迷醉般的呻吟着。

  馨月的肉穴出乎我的意料,原本以为被王远开发了十几年的肉穴会宽松,乌
黑。但现在却依旧如处女般粉嫩,并且紧致。我一边享受如此美妙的肉穴,做着
活塞运动,一边问道「怎么这么紧啊,呼……呼……,难道王远没有操你吗?」

  如八爪鱼一样,四肢紧紧缠抱着我健壮身躯的馨月一边接受我大力的冲击,
一边断断续续的回答。「好……老公……当年王远出车祸…啊……好舒服…伤到
了命根…啊…所以王远肉棒萎缩的很小…啊…一年才和我做几次………」

  我一边不停的操干着李馨月,崛起的屁股打桩一样将肉棒撞击着馨月的花心。
心里则暗暗的道:「王远可真是废物,这么漂亮又耐操的女人一年就干个几次,
还戴套,真可悲啊,看来我改的记忆还是符合事实的。」

  又看了看身下不停的呻吟,沉浸在性爱快乐里的李馨月。

  「就算没有我,看样子,李馨月以后都要出轨,看来我没有什么错,便宜别
人,还不如便宜了我。」我为自己找着理由。

  「啊……」一声高昂的呻吟,馨月修长雪白,原本夹住我熊腰的优美玉腿猛
的高高的扬起,僵直,最后又酥软娇瘫的重新盘在我的屁股后,一双纤细粉臂也
痉挛般的紧紧抱住我的脖颈。秀发被汗水打湿,黏贴在脸上,双眼迷离的李馨月
柔柔的说「好老公,……好舒服啊」

  我则感到一阵温热的淫液冲刷着我的龟头,在和姐姐多次的实战后的我知道,
这是馨月被我肏到高潮了。

  久未如此高强度的性爱,让李馨月高潮不已。

  我有意的放慢速度,让李馨月享受高潮后的余韵。久眶的女人可不会只想要
一次。

  一会,从高潮后缓缓恢复的李馨月,双眼中带着渴望,以及对我的迷醉。我
知道,这个女人已经离不开我的肉棒了。

  啪……啪……啪……啪……啪啪交合撞击的声音再次的绵密起来。

  再次开始的交合,享受过姐姐的子宫性交那种完美享受,我不满足仅仅在李
馨月的阴道里了,我要她开宫。

  比起姐姐需要我大力撞击在打开的子宫口,仅仅一次高潮的李馨月的子宫更
像是在欢迎我,每次撞击子宫口,我都能感觉到一阵吸力,那是一个成熟子宫对
健康精子的渴望,我的肉棒很轻易的就进入子宫。

  第一次开宫的李馨月只是微微一阵疼痛,就享受到了子宫性交的极致快感,
高亢的呻吟简直是欲仙欲死。「好老公……你要肏死我了……啊……呼……唔啊
…………嗯啊…………」

  我很满意开始放松精关,在这个美丽的人妻子宫里射入浓稠的精液,播撒下
我的种子。

  一夜还很长,做爱还在持续。

  在外人眼里,王家没有什么变化,不过是多了一个媳妇。

  但其实已经天翻地覆了,原本王家的一家之主王远现在成了我手里的打工仔,
为我处理公司的业务,王家的女主人李馨月现在成了我的老婆,我从原本一个后
辈成了王家现在的主人,成了几天前还是我姐夫,王白玉的爸爸,姐姐的公公。
不得不说数据器的威力太大了。

  我特意维持了在外人面前的原有关系,但是在家里,2个如花似玉的美人都
是我床上之伴,每天,我都是从李馨月的蜜穴里拔出肉棒插入姐姐的肉穴,或者
从姐姐的肉穴拔出肉棒插入李馨月的蜜穴。真是爽死我了。

  在王家过了将近一个月,天天不停的和2个美人做爱。没有让我失望,李馨
月也成功的替我怀上了女儿。